第01版:一版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返回首页
2018年4月17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这块“蛋糕”我吃定了!
——记集团公司2017年度技术标兵赵小龙
记者蔺乾

提起重庆,很多人不假思索地便会想到“火锅”“小面”等美食。其实,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一种“蛋糕”让国内众多钢铁企业垂涎不已,这就是汽车用钢。

2015年仲夏,一个30来岁的小伙子按厂里安排来到重庆开展技术营销工作。面对市面琳琅满目的汽车用钢及发达的汽车制造业,他向这里的客户夸下海口:酒钢也能制造汽车冷轧高强钢。他内心吃定这块“蛋糕”了!

这个“吹牛”的人,就是宏兴股份公司碳钢薄板厂技术质量科汽车板研发主任工程师赵小龙。其时酒钢碳钢薄板冷轧正在起步。

汽车用钢成“破局之刃”

国内每生产8台汽车中就有1台是“重庆造”。这不是夸词,而是重庆作为中国汽车之都和“东方底特律”的真实写照,这里的汽车产量连续多年雄踞全国第一。近年来,随着汽车轻量化的推广,高强钢在汽车中的应用比例越来越高,相比较铝材,高强钢仍是汽车轻量化最经济的材料,目前高强钢也是各大钢厂主要发展的方向之一。

巨大的“蛋糕”吸引了众多国际、国内的大型钢厂来这里抢夺市场,在重庆几个重要的仓储库房,随处可见来自全国各地钢厂的产品。

“我要让酒钢的‘另一只脚’也迈进汽车用钢大门。”说这话的正是赵小龙。在此之前,酒钢的热轧产品就已经进入了重庆的汽车用钢市场,但那只占整车用钢量很小一部分,且绝大多数是大货车用钢。如果说酒钢进入了汽车用钢市场的话,那么热轧产品充其量只是伸进去“一只脚”。

现如今,汽车车身轻量化已成共识,轻量化材料一类是低密度轻质材料,如铝合金、镁合金等,另一类就是高强度钢。相比前者,高强度钢板在抗碰撞性能、加工工艺和成本方面有明显优势,可广泛应用于汽车车身、底盘等零部件制造,能够同时满足减轻汽车自重、提高汽车性能双重需要,是目前实现汽车轻量化最经济可行的材料。

随着国内汽车产量逐年增加,只有跟上“队伍”,开发出属于自己的汽车冷轧高强钢,才是酒钢产品转型升级的“破局之刃”。

匠心独运彰显工匠精神

对产品研发而言,人才是“左手”,装备则是“右手”。当着客户吹牛的时候完全是“艺高人胆大”,可回来面对手中的“东西”赵小龙的后背都有点发冷。

碳钢薄板厂冷轧采用的是“CSP+罩式退火炉”的工艺模式,这种设备从设计之初就不是用来生产汽车冷轧高强钢的,就好比厨师蒸馒头,不用蒸笼用烤箱一样,纵观整个钢铁行业也没有成功经验可循。在国内同行看来,想用这种生产线制造汽车冷轧高强钢无异于“痴人说梦”。

“都是冷轧线,我就不信蒸不出‘馒头’来!”说干就干,为了尽快进行工业验证,赵小龙带着当时仅有三个人的研发团队“奔走”在一个个成分与性能数据之间。想要用现有设备在研发汽车冷轧高强钢的道路上更进一步,只有自主创新,没有任何成功的先例可以借鉴。

目前低合金高强钢和碳素结构高强钢国内普遍的做法是采用常规热连轧工艺进行,将碳控制在包晶区范围之内,而酒钢为薄板坯工艺,采用包晶区域的碳,极易产生裂纹发生漏钢事故。因此只能绕道而行,为此需要在成分设计方面更精准。

很多次试验,白天生产,晚上才能把性能数据做出来。当半夜得知试验产品的最终力学性能指标出来后,他或惊喜睡不着觉,或沮丧翻来覆去,彻夜思索下一步思路。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在团队的百般寻找之下,通往“新世界”的“钥匙”终于被找到。此时已经离他“夸下海口”近半年时间,时间越来越少,可是横在他面前的“大山”还有很多。

“放弃吧!实在太难了。也许真的行不通!”就在项目进展到最关键的时期,一向坚定的赵小龙突然冒出想放弃的念头。此时,团队里的每个人都为最终产品的表面质量穷尽了所有的心智,但始终无法逾越眼前的“大山”——氧化色。

在巨大的厂房内几个笨重的“罩子”扣在一个个组别的钢卷上,也重重地压在赵小龙的心上。由于退火方式有本质的不同,其他钢厂生产出来的高强钢表面十分美观,但经过我们的罩式炉缓慢退火,每一卷钢出来后的样子都是“一团糟”。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地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却被表面质量挡住了,小组成员的心里就像打翻了调料瓶,五味杂陈。

(下转第二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甘 ICP 备 11001212 号 主办:酒钢日报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酒钢日报独家所有
 
如转载,请注明出处:酒钢日报
   第01版:一版
   第02版:二版
   第03版:三版
   第04版:四版
冶建公司积极采取多种方式开拓市场
这块“蛋糕”我吃定了!
嘉峪关市第一座智能科技体验馆投用
宝钢股份推出今年深化改革举措
牙买加氧化铝厂学员在酒钢培训进展顺利
储运部汽修作业区组织职工开展修旧利废
酒钢成功实施无人值守物料计量跟踪系统
炼轧厂动真碰硬促环保工作提速升级